当前位置:主页 > 硬件无人 >2022年阻止极右派的希望?法国政坛的左翼新星:梅朗雄 >
2022年阻止极右派的希望?法国政坛的左翼新星:梅朗雄
上传时间:2020-08-10点击:653次

作者:宋治德(前香港职工盟组织干事,法国史特拉斯堡大学「欧洲伦理研究与教学中心」硕士毕业,现为史特拉斯堡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生)

法国总统大选首轮投票,左翼参选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最终未竟全功,但他在投票前夕声望突然急升而令他有机会闯进二轮投票时,为这场选举掀起了高潮。

法国主流或右派媒体素来以「极右」来称呼梅朗雄,正当梅朗雄有机会跨进二轮投票时,右派媒体纷纷显得惊恐万分,例如右派大报《费加罗》(Le Figaro)报便警告梅朗雄若当选,他将是「法国查维兹」。另外,资本主义投机市场的波动,对此也有反映。据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报导,正当梅朗雄进入二轮投票的机会高涨之际,金融市场出现恐慌情绪,法国债券风险溢价水平不断增高。

其实,儘管右派舆论如何「唱衰」梅朗雄和製造他万一当选的恐慌气氛,但根据选前的调查,梅朗雄仍是一般法国人心目中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甚至根据首轮选后的投票统计,在18-24岁的年龄组别中(法国法定投票年龄订为18岁以上,所以该年龄群也多为首投族),梅朗雄得票接近30%而排名第一。

因此,梅朗雄和他的竞选运动「法国不屈从」(France insoumise),具有广泛的社会支持和动员基础。本文主要介绍这个辩才一流、政治演说所使用的字彙量又是各候选人之冠的梅朗雄及他的「法国不屈从」运动的意义。

梅朗雄的生平简介

梅朗雄1951年生于北非摩洛哥丹吉尔(Tanger)市,后来回到法国读中学,并在贝桑松大学(L'université de Besançon)修读哲学,大学毕业后分别做过教师和杂誌记者。

2022年阻止极右派的希望?法国政坛的左翼新星:梅朗雄
年轻时的梅朗雄

梅朗雄在中学年代,经历了1968「五月风暴」的洗礼,加入托洛斯基主义组织其中一派朗贝尔派(Lambertiste,注一)的「国际共产主义组织」(Organisation communiste internationaliste〔OCI〕),凭他本身的个人才能,成为该组织在贝桑松地区的领导人,发动了大大小小的学生斗争;在68余波仍然蕩漾下,历史还为他提供了另一场工学斗争结合以实践68精神的机会(注二),就是在贝桑松地区的Lip品牌钟錶厂工人爆发而震撼全国的大罢工。

到了1970年代后期, 资本主义进入稳定的繁荣时期和在组织内部的意见不合,梅朗雄最终离开OCI,及后加入了社会党。但他在火红革命年代四处奔走串连学生和工人,为他积累了做群众组织工作的宝贵经验和历练,即使后来脱离了托派,但在这种脉络底下养成的良好习惯并没有随年月而消失。

而到了社会党时期,他起初在埃松省(Essonne)内的地方党部工作及出版刊物,后来辗转去到同省的马西(Massy)市,就在这里遇到了他的伯乐,社会党的马西市长杰蒙(Claude Germon)。杰蒙带他慢慢走进社会党的地方权力核心,让他掌管社会党负责商务的部门和成为他的私人秘书,并于1983年当选马西市市议会员,以及之后晋身参议院(Sénat)。

直到2000年,在社会党总理若斯潘(Lionel Jospin)时期,被委任为职业教育部长。到了2008年,是他政治生涯的另一个分水岭,梅朗雄感到社会党日渐投向新自由主义的怀抱(尤其2005年的公投欧盟宪法而与社会党主流派产生冲突)而背叛了社会民主的立场,于是退党而另组「左翼党」(Parti de Gauche)。

左翼党与其他左翼政党(包括共产党在内)组成「左翼阵线」(Front du Gauche),在上届2012年的总统选举,得票率有11%的不错成绩。

「法国不屈从」运动于2016年初成立,为梅朗雄这次选举工程作好準备和步署。而选举经费的来源则靠众筹,没有任何大财团企业的支持。相比其他候选人,梅朗雄的竞选运动善用社交媒体和最新科技,例如利用全像术(Hologram)而能同时在巴黎和里昂举行集会,而在Youtube的视频则有2500万的浏览人次,集会亦动辄有数万人参与。

「法国不屈从」运动政纲的核心内容2022年阻止极右派的希望?法国政坛的左翼新星:梅朗雄
「法国不屈从」的竞选海报

这里当然需要介绍「法国不屈从」运动的政治纲领名为《共同未来》(l’avenir en commun),它涉及了社会改革的方方面面,本文只能概述它的核心内容,若要详细了解可浏览其网址(只有法文)。

    政治制度:建立第六共和,限制总统权力,人民有权罢免总统。投票年龄由现时18岁降低至16岁。取消现时由间接选举产生的参议院(Sénat)。社会医疗保障:社会医疗保障体系可以全额100%报销(现在其中部份仍要用者靠自费的私营医疗保险);以「零无家可归者」为目标;领取退休金年龄由现时62岁降至60岁(40年工作供款为限);政府为偏远而一般医疗服务难以覆盖的地区直接提供在地医师。税制:加强收入所得的累进税率;对于月收入超过33,000欧元者课以90%的税率;每个家庭每个儿童每年直接获得1,000欧元退税;减低基本需用品的增值税(VAT)(或又称消费税);增加财富税(L'impôt de solidarité sur la fortune,ISF);降低中小企业的企业税;增加金融交易税;法国人在海外所得收入而要纳税,防止逃税避税。外交与欧盟:与欧盟重新检讨相关条约,包括欧洲央行的独立权力,财政预算限制的条约等等;提出「B计画」,如果与欧盟谈判失败,则交付公投是否继续留在欧盟。劳工:取消奥朗德政府此前下修《劳动法》的条文(有关下修内容见此前文章);每月基本工资上调为1,326欧元;每週工时32小时,每年六星期薪假;立法禁止企业有盈利下资遣员工。青年:18至25年岁的青年,每年有800欧元的补助,为时三年。增加兴建学生宿舍。环保:以全面弃用核电和化石燃料为目标;2050年全面使用再生能源;订立《绿色规章》(règle verte),禁止对于不能循环再造的自然资源的恣意开採;停止在诺特尔达梅-代朗代(Notre-Dame-des-Landes)破坏当地自然生态的机场工程;对法国电力公司EDF和天然气公司Engie实行国有化。社会伦理:大麻合法化;医疗辅助生育(la procréation médicalement assistée 〔PMA〕)撤除一切限制;代孕(gestation pour autrui〔GPA〕)则禁止。
对梅朗雄的批评——「左翼民粹主义」?

梅朗雄的「法国不屈从」运动,是一个以全民性、普罗民众利益为依归而对社会变革的运动,亦同时为一种公民启蒙的运动。梅朗雄曾经说过:「资本主义本身是不道德的体系,利润不可能无限的积累」。所以,这个运动从另一种意义上可视为不向资本或新自由主义屈从的运动。

这个运动由于需要强调「全民」色彩,梅朗雄本身的左翼党甚至左翼阵线的角色在运动内部亦刻意被淡化,这点引起左翼阵线内一些团体的不满(例如共产党)。运动以法国三色国旗而非传统红旗作为象徵,运动的歌曲选了《马赛曲》而非传统的《国际歌》。因此,有批评指责他为「民粹主义」或「左翼民粹主义」。

所谓「民粹主义」(不论右翼或左翼)的称号,现时滥用程度已掩盖认识政治的实质意义。而且民粹一词若从出现于沙俄时代的源头意义上而言(教育和组织农民),并非具有负面意思。不过,这里针对的问题是,若「民粹」的意思是指政治人物以煽动、愚民的手法来争取支持者的这层意义而言,那样梅朗雄则肯定不是(勒庞Marine Le Pen则似乎更多一些)。

首先,他在集会上多次要求参与者不要叫他的名字,而是「抵抗」;以及强调「不是投票给我,而是与我一起」,而且刻意淡化个人色彩。他用上法国三色旗和《马赛曲》作为运动的象徵符号,似乎欲唤起法兰西民族情感,遭到部分左翼团体的批评。

但是,他一直有意识地以这场选举运动作为群众教育以改变社会的一场运动,而且结合法国大革命中最激进的雅各宾派所矢志追求的自由、平等和博爱作为发扬的精神,这在现今资本霸权、社会不平等增加的脉络下,不失它的进步意义,问题是该如何发掘和诠释它的进步意义。

勒庞(亦不止是她,还有其他右派媒体)曾经将梅朗雄比拟为罗伯斯比(Maximilien Robespierre)。相反,梅朗雄的回应为他不觉得这是对他的一种侮辱,甚至觉得是荣誉,他在其他场合曾公开表示他最尊崇的人就是「永不腐败」的罗伯斯庇尔,以及自己深深感受这种大革命的光荣传统。

另外,关于要求建立第六共和的主张,其实最早是由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提出以批评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的独裁,后来密特朗变得保守而没有再提这个政治改制的问题,梅朗雄的第六共和构想的是权力归于人民,亦是契合大革命的精神。梅朗雄一直强调社会正义(反对社会不平等)和绿色未来的愿景,与一般政客靠纯粹「民粹」手段的操作,难以相提并论。

不过,值得指出的是,法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巴里巴(Etienne Balibar),认为法国大革命对自由、平等的许诺,其实远远未能实现,而且它们的实际意义也还未被彻底理解。巴里巴提出了「平等兼自由」(égaliberté)这一术语(注三),强调平等与自由两者互相依存、缺一不可的重要性。

法国大革命的主要纲领文献《人权和公民权宣言》,根本意思正是将人与公民等同看待,个体的人便是政治主体。平等兼自由换句话说,不存在自由在遭受限制或压制的情况下会有社会平等,亦不存在社会不平等下而自由不会受到限制或压制。

梅朗雄的竞选虽未竟全功,当然不表示运动就此为止,相反这个「法国不屈从」运动更要发展下去,这是运动内部的共识。在得知首轮投票结果后,梅朗雄没有、亦不会呼吁支持者为了阻止勒庞而票投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中文主流媒体焦点多放在他的妻子,下文再谈这个鼓励青年人做百万富翁背后所代表的势力),而是在街上而不是票箱来反对新法西斯的勒庞。

运动除了继续动员,往后如何联结比较同路的其他左翼力量,亦是一项挑战。例如激进左翼的新反资本主义党(Nouveau Parti anticapitaliste 〔NPA〕),他们标榜工人身份的候选人普图(Philippe Poutou),在第二场电视辩论即场秒杀勒庞这个以反体制为名实搞个人贪腐(也包括攻击菲永François Fillon的「空饷门」,令到费雍老羞成怒而要提诉)而一举成名,不过普图的成名没有转化为选票的支持。

另外,就是社会党的哈蒙(Benoît Hamon),正如第一篇文章提过,哈蒙算是属于传统社会民主派,对于财富重分配有一定的坚持。在这次首轮选举的后期,梅朗雄的支持者已经不断放话要求哈蒙顾全大局,弃选集中票源阻止勒庞而支持梅朗雄。如果将哈蒙得票加起来,足以让梅朗雄进入第二轮投票,所以如何与哈蒙一派有策略地联盟亦是一项重要的挑战。

最后,有一点亦不能忽视,无可否认梅朗雄具有独特的领袖魅力对「法国不屈从」运动来说非常重要,但运动内部的批评和民主监督亦同样非常重要。虽然如此,笔者仍然对梅朗雄的「法国不屈从」运动抱持希望。

今届统治集团暂时找了个马克龙这样的折衷人物,很大机会要让勒庞多等五年,但到了下一届2022年,如果在新自由主义下统治下的社会危机没有缓和甚至更为恶化,那时勒庞肯定更大机会最终登上总统的宝座。因此,环顾现今,亦只有梅朗雄和他所代表的人民运动有力阻止经过包装的新法西斯主义的最终上场。


注一:由法国托洛斯基主义者朗贝尔(Pierre Lambert)创立的一派,他们的政党为「工人党」(Parti des tavailleurs),朗贝尔曾于1988年参与总统选举。另外,社会党元老及前总理若斯潘(Lionel Jospin),在学生年代亦曾加入过朗贝尔一派。法国着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本萨依德(Daniel Bensaïd)的着作《托洛茨基主义》(Les Trotskysmes),批评他们派人「打进去」(渗透)其他改良主义政党、甚至革命团体的手法原则和问题。注二: Lip工人大罢工,又名「Lip事件」(Affaire Lip)。Lip为法国的钟錶品牌,1973年6月,该公司声称亏损而要对在贝桑松区的工厂关闭部份生产线和裁撤工人,结果触发工人占厂的大罢工。罢工历时九个月,期间不同的激进左翼团体均投入声援罢工工人,亦罕有地联成一线发动声援罢工工人的全国性大游行,当时右派政府为了不想事件又演变成另一场68而作出介入,资方最终让步撤回裁撤工人的决定。「Lip事件」被拍成多部纪录片,亦创作成为歌曲。注三:《民主的国界》(Les frontières de la démocratie)(Éditions la Découverte,1992)。巴里巴这个自创的法语词égaliberté,中文很难找到相对应的译法,有译为「平等的自由」,这里变成所属格的形式,并不符合原意。巴里巴的égaliberté是平等和自由两者的内涵是同一、等同的,大家互为共生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