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发布能源 >2023公教退抚制度将大改,基金如何才能「真」永续? >
2023公教退抚制度将大改,基金如何才能「真」永续?
上传时间:2020-08-10点击:452次

再过一个月,军公教的退抚新制即将上路实施。对执政党而言,年金改革是其上任以来面临的首要功课之一。而正当总统府为其的阶段性成果——「公教与军人年金都至少能永续营运30年」额手称庆时,姑且先不论30年以后该怎幺办,笔者不得不为自己与现职的年轻军公教,甚至是準备投入我们的行列,为国家服务的青年们感到担忧。

笔者为一现职公立学校中学教师。作为90后世代的台湾人,面临的大环境不可不谓严苛;因此,笔者从入职以来便怀抱着危机意识,为自己建立储蓄与投资的资产规划,以因应经济成长停滞、实质薪资倒退、房价所得比极高的未来,希冀拥有安稳的退休生活,其余的则别无所求。关于民进党政府上任所推动之年金制度改革,笔者十分关注,且是支持改革的一派,目前业已尘埃落定,虽已确立「多缴、少领与晚退」的改革面向,以延长现有制度的寿命,然而笔者却关注未来是否有另创基金的可能。

《公务人员退休资遣抚卹法》第93条与《公立学校教职员退休资遣抚卹条例》第98条中,明定:「中华民国一百一十二年七月一日以后初任公务人员(教职员),其退抚制度由主管机关重行建立,并另以法律定之。」从条文看来,2023年之后的新进公教人员将适用崭新的退抚制度;惟其是否以另立新基金、採确定提拨或确定给付,现职人员能否带枪投靠(结清旧有年资加入),等议题仍无定论。

「确定提拨制」 与「确定给付制」 ,差别在哪里?

笔者粗浅了解现行私校退抚制度以及美国401k、IRA等个人退休投资帐户制度,私以为,它们较适用于新进人员,原因有三:

    採确定提拨个人帐户式,不增加政府财政负担;强调个人的自主投资与管理,鼓励在职人员积极培养理财能力(例如私校退抚基金将投资方式分成积极、稳健与保守三者,提供教师族群依据年龄与承担风险能力,作不同的规划)预计的投资报酬率较为丰厚

众所皆知,我国退抚基金于过去的投资报酬率实在差强人意,二十余年来之平均值仅为3.6%左右。有关于投资报酬率不佳此点,各方已有诸多讨论,也实非难以理解之事。由于人口结构转变以及过往提拨不足等问题,连年下来是「给付得多且挹注得少」。因在确定给付的前提下,为了因应大量退休人口的给付,其在操作上便难以高风险高报酬之标的为核心配置。

笔者以Excel表试算,无论是24岁入职(以笔者为例)或30岁入职的教师,若採个人帐户制,报酬率假设以退抚基金二十余年来的水準3.6%来计算,58岁退休,其结果刚好在83岁左右用罊;对65岁才能退休的公务人员朋友来说,则是96岁!

更关键在于,倘若未来改採确定提拨个人帐户制,且供在职人员自行操作的弹性空间,则投报率可预期提高更多,更能因应个人需求,进而保障新进教师于退休时的生活水平。事实上,若以个人投资来说,在全球股债平衡配置的年化报酬率,在过去三十年来,历经数次股灾,最少有7%以上的水準(经过通膨修正)。这,可是天差地远的差距。

确定提拨制度的好处是什幺?

自然,确定给付之风险由政府承担,而确定提拨的风险则由个人承担,没有人可以保证这个世界的下个30年到50年将维持过去的经济成长率,故有些人反对确定提拨制。但各位试想,确定给付制的退辅基金若再次出现危机,政府会如何因应?举债、加税还是再一次年改?

为什幺此次年改无法让年轻世代满意?那是因为,对新进公教人员来说,一生提拨出去的钱,就算基金的投资报酬率再不济事,都大致上够自己用──然而官方预计此次年改成果,仅能延后基金破产年度到约30年后,且须五年内再调整。为什幺年改后的退辅基金仍无法永续经营?问题的答案,不证自明,便是为了填补以前的缺口。

无论如何,本次年改,对目前40岁以下的在职公教不啻为令人焦虑的结果,若不与过往制度一刀斩断,吾人可以预见在不久后的将来,年金势必再往多缴、延退与少领的方向改革。对教师来说,58岁退休还守得住吗?在几十年的将来,军公教到底几岁退休呢?没有人知道答案——我们届龄退休之际,便是退抚基金破产之时。

2023公教退抚制度将大改,基金如何才能「真」永续?

坦白说,这也使笔者继续在公立学校服务的动机大大降低,也会鼓励新进伙伴转往私校或甚至私人企业发展。宁可将风险与报酬全由个人承担,也不愿留在这一艘即将沉没的大船,为过去失败的政策买单(退抚制度自设立以来,便已存在不足额提拨之事实)。对于考虑公职作为志业的年轻菁英们来说,更不会愿意选择跳入火坑。

是而,笔者想恳请年轻公教朋友正视自己的权益,一同向政府呼吁「另创新基金,改採确定提拨之个人帐户制,并开放自主管理投资的弹性」;其次,便是开放现职人员加入新制度的选择权。毕竟,下个世代的幸褔与发展,端赖这个世代的公僕们是否竞竞业业、全心全意地投入工作;可否不要灭了这些伙伴的士气。

我们已经放弃去计较世代间的劳逸不均,也不奢求能拥有符合比例的加班费;在考试中突破重围的我们绝非贪财势利之徒,但凭创造公益作为毕生志业,而把自己贡献给国家。无法兼差,薪水也不高,更不要下个世代拿着税金来奉养我们。仅存的卑微希望,一点也不多:在卖力工作之余,自己付出的,最后能真正作为垂垂老矣时之保障。

延伸阅读年金改革教师反弹这幺大,问题就出在政府把这四种人全都混在一起既然声请释宪了,年改正当性就让大法官决定吧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